首页 »

“富二代”酒驾找顶包骗保,保险调查员暗中索要数万元

2019/10/10 0:28:52

“富二代”酒驾找顶包骗保,保险调查员暗中索要数万元

浙江横店“富二代”酒驾后撞车,找客户顶包,骗了保险公司近13万车险,案发后竟意外牵扯出被保险公司委托的调查人员以向保险公司及公安机关说明实际情况为要挟索要4万元的事实。近日,奉贤检察院依法对这起保险诈骗案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

 

 


“富二代”酒驾撞车找顶包

 

 

2016年3月2日,保险公司向公安报案称审计一起已决案件时,保险公司调查人员至事故现场调查取证时发现现场开阔,事故存在疑点,怀疑驾驶员系替他人顶包。民警随即展开调查,次日在横店将犯罪嫌疑人张新生抓获。

 

 

据张新生到案后交代,2015年10月30日,他驾驶着自己的宝马从横店来到上海奉贤拜访客户,晚上近11点的时候,吃好喝好的张新生在停车场倒车出来时,错把油门当成刹车,当场把一辆停放在对面的轿车车尾撞瘪,车头顶在墙上,自己宝马车头也撞坏了。

 

 

这一撞让张新生酒醒了,他心里发慌,知道自己闯祸了,担心被交警查酒驾,于是赶忙打电话给自己关系比较好的客户陈鹏,让陈鹏为自己顶包。

 

 

“我今天喝酒了,一会儿交警来了你就说车子是你开的,说你对这个车子不熟悉,错把油门当成刹车,所以撞车了。”张新生交代好陈鹏后,就用手机报警。之后交警开好事故认定书,让其自行联系定损。暂时瞒过交警后,张新生心里长舒一口气,再次嘱咐陈鹏在保险公司面前也要警惕,不要说漏了嘴。

 

 

12月10日,保险公司按照流程将近13万理赔金打到了张新生卡上,至此,貌似酒驾顶包的事情这样也就结束了。

 

 

保险公司委托调查员索要4万元

 

 

然而,在这13万理赔款的背后却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猫腻。

 

 

原来,12月8日上午,曾调查过这起事故的调查员王欢、杨平等三人突然找上门来,声称他们已经掌握了陈鹏顶包的事实,让陈鹏如实交代。

 

 

“事故现场的监控,我们已经看过了,你们顶包的事情也一清二楚,我手机里也拍下了摄像头。”王欢边说边把照片给陈鹏看。

 

 

“我是法律顾问,你们的行为涉嫌保险诈骗,已经触犯了刑法,后果严重。”杨平把一本刑法书摆在陈鹏面前。

 

 

一开始不承认的陈鹏顶不住三人的架势,把当晚如何顶包的事情全部抖出来了。

 

 

“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十分严重,我们可以把线索移交给公安机关,保险公司也可以拒绝理赔,该怎么做你们要考虑清楚”,王欢说道。

 

 

陈鹏意识到对方这是要敲竹杠了,眼看事情没有办法控制,赶紧打电话给张新生求助。

 

 

已经回到横店的张新生,接到陈鹏的电话后,预感到事情不妙,他担心王欢三人会上报保险公司并报警,只得在电话中同意王欢等人的条件,用4万块买太平。张新生表示先给3万,剩下的1万等到理赔款下来后再给。

 


五人均被提起公诉

 

 

12月10日,仅仅在王欢等人敲诈勒索两天后,理赔金就到帐了。理赔金到帐后,王欢虽多次索要说好的1万块尾款,但张新生迟迟没有转账,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但法网恢恢,保险公司审计这起已决案件时,发现端倪后报案。

 

 

张新生酒后挪车本就已触犯刑法,出了车祸后为躲避公安机关处罚及骗取保险公司理赔款,反而找客户顶包,本以为事情可以完美落幕时,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调查员王欢等三人利用张新生害怕处罚和理赔款无法得以赔偿的心理,以向保险公司及公安机关说明实际情况为要挟索要4万元,张新生也不得不吃下这哑巴亏。

 

 

王欢等人身为保险公司委托的调查人员,在明知该起保险诈骗事故系酒驾顶包的情况下,与张新生达成合意,在张新生愿意支付4万元好处费的前提下,未按照规定程序让陈鹏签拒赔通知书,私自隐瞒真相不报,拖延出具客观的调查报告,进而帮助张新生成功骗取保险理赔款,其行为已经构成保险诈骗罪共犯。

 

 

承办此案的检察官表示:王欢等人的行为不仅有敲诈勒索的行为,亦有帮助骗保的行为,根据择一重罪的原则,应当认定为保险诈骗罪。日前,奉贤检察院已依法对张新生、王欢等五人分别以保险诈骗罪提起公诉。触犯了法律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耍小聪明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认罪悔罪才是正解。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